穿亞曼尼的中醫長篇小說86
FB.getLoginStatus(function(response) { statusChangeCallback(response); }); { status: 'connected', authResponse: { accessToken: '{access-token}', expiresIn:'{unix-timestamp}', reauthorize_required_in:'{seconds-until-token-expires}', signedRequest:'{signed-parameter}', userID:'{user-id}' } } FB.login(function(response){ // handle the response }); FB.login(function(response) { // handle the response }, {scope: 'public_profile,email'}); FB.login(function(response) { if (response.status === 'connected') { // Logged into your webpage and Facebook. } else { // The person is not logged into your webpage or we are unable to tell. } }); FB.logout(function(response) { // Person is now logged out }); body
FB.getLoginStatus(function(response) { statusChangeCallback(response); }); { status: 'connected', authResponse: { accessToken: '...', expiresIn:'...', signedRequest:'...', userID:'...' } } 跳到主要內容

選對的人,走自己的路,不分區立委候選人 郭昱晴
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profile.php/?id=100044214050354&name=xhp_nt__fb__action__open_user

穿亞曼尼的中醫長篇小說86

86. 珍妮佛和吳若喬坐在咖啡館靠窗的角落,兩個人低頭不語,靜靜的攪拌著咖啡,偶爾抬起頭來,眼神短暫的相對應,又不約而同地轉向窗外的街景。咖啡都快要喝完了,兩個人還沒有說一句話。 珍妮佛抬起頭來,打破了沈默,嘴角微微顫抖的說,「妳贏了,他始終都是愛著妳的。」 吳若喬看著窗戶玻璃上珍妮佛和自己的影像,眼神帶著一絲憂鬱,停了許久後才道:「愛情是沒有輸贏的…我知道妳的痛苦,和布萊恩分開的幾年裡,我沒有一天不感到心痛的。」 一小點的淚珠從珍妮佛臉上慢慢滑落下,她強咬著雙唇,不讓自己在吳若喬面前哭泣。 珍妮佛深深的嘆口氣道:「我已經向公司請調到首爾,老闆口頭上說好了,我會去先度個長假,然後會待在首爾一年。」 吳若喬十分吃驚:「布萊恩知道嗎?」 珍妮佛搖搖頭:「請妳替我告訴他一聲吧…」 「妳真的要走?布萊恩還很多事需要妳來幫忙…」 珍妮佛苦笑著,「集資完成,公司就會慢慢上軌道了。再說,妳放心,真的有什麼事,只要付得起,要請多好的律師都請得到!不差我這一個的…」 吳若喬看了珍妮佛許久,「其實,妳真的不應該走的,一個好的工作夥伴是很不容易找到的,能力是一回事,布萊恩要做的事,是一條多麼艱辛的路,又有幾個人是真心地支持他的? 我想了很久,就因為我無止盡地愛他,我應該為這世界上多了一個願意為他誠心付出的人而感到高興。而且,也不是妳走了,妳這個人就不存在了,他就會忘記妳… 留下來把!他真的需要妳的幫忙!」 珍妮佛沒有想到吳若喬會希望她留下來,有點詫異地看著吳若喬,然後垂下頭看著咖啡杯:「我原來也以為我可以,可是,從我知道布萊恩對妳是多麼的難以忘懷,我就非常難過…現在他做了選擇,我更是沒有辦法,既然他做了他的決定,我也得做了我的。愛情或許沒有輸贏,但是有選擇,有選擇就表示有取捨…」 「人與人之間的感情是很奇妙的,無法用邏輯來解釋,也不是用二分法來斷定…」 珍妮佛嘆口氣,「是的,感情的事,遠比我以為的要複雜。以前,我總是笑那些為情所苦的女人,覺得她們好傻…沒想到…」她用力抿了抿嘴,「所以,遺忘是最好的方法,我…我會用在首爾的這一年來忘了他的,把這段感情劃上句點。」 吳若喬看著珍妮佛,「我真的…很誠心地…謝謝妳,謝謝妳為他所做的一切。」她頓了頓,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要過,外在的一切都是空的,唯有人與人之間的感情是真的。祝福妳,希望妳幸福…」 珍妮佛總算露出一些些微笑,抹去臉上的淚珠,「我可是先警告妳,好好對待他吧!否則,本大律師絕不放過妳!」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台版米蘭達的創業&職場筆記: 我應該創業嗎?只要做好24小時全年無休的準備,放手一搏又何妨?

台版米蘭達的創業&職場筆記: 我應該創業嗎?只要做好24小時全年無休的準備,放手一搏又何妨? : 「 2013 is a fruitful year to me !」這是某個夜晚,以慶祝我驚險度過創業第一年為名目的私人晚宴上,邊欣賞台北夜景,邊品嚐著紅酒時,我為這一年下的總結。當時剛度過創業維艱的第一年,公司的營運終於比較上軌道,大家都為我感到高興,因此耳邊祝賀聲不斷,...

台版米蘭達的創業&職場筆記: 什麼時候不用再看人臉色?先把專業度、人際溝通技巧及行事風格修煉好再說

台版米蘭達的創業&職場筆記: 什麼時候不用再看人臉色?先把專業度、人際溝通技巧及行事風格修煉好再說 : 為了能夠實際的在台灣生活並做出貢獻,以及追求平衡而豐富的人生,在上海工作近三年後,我決定回到台灣。人生是一連串的決定所串聯起的劇本,所以做了這個決定後,我的下一個決定就是,回台灣後要做什麼?而當時的我有許多選擇。 選擇一是由先生和家人提出的:先休息一陣子再說。連續過了三... <script async src="https://pagead2.googlesyndication.com/pagead/js/adsbygoogle.js?client=ca-pub-1123801308488267"      crossorigin="anonymous"></script> <!-- nectw721com_sidebar_top_AdSense7_970x250_as --> <ins class="adsbygoogle"      style="display:block"      data-ad-client="ca-pub-1123801308488267"      data-ad-slot="5849332675"      data-ad-format="auto"></ins> <script>      (adsbygoogle = window.adsbygoogle || []).push({}); </script>

我的大家族

<局相祥界> 局新 相機 祥來 界清 我爺爺四兄弟的名字 永局 永相 永祥 永界 顯現出曾祖父取名字的智慧 永字輩之后而有清字輩 三叔公永祥最苦,南洋打仗有幸歸來的日本兵,替日本國去打美軍。 話說我們是受美軍的恩惠,我想歷史上的恩怨,就隨風飄散吧。 三叔公要到山上的龍眼園工作,被路過老鳥埔墳墓區的一墳墓擋住了路,那我就開路,誰敢擋我過路,我就砍出一條路。 我本來就是要在這裏死去的人了,擋我者死,一副目中無人,只有死人一個之氣魄魂。 原來的謎題已經在局相祥界的字裏行間裡了,看清自己的身世。 塞內加說(我們不是為人生學習,而是為學校學習)被美國的許多學校曲解了原意,並且自圓其說,修改這句話以吻合自己的座右銘:(我們不是為學校學習,而是為人生學習) 人生的大部分緊張會出現,是因為一個人(例如政策制定者)衰弱和脆弱到需要求助於理性。 我看到了我外公做菜的食材都是新鮮的上街買菜來的,還有我四叔公蹲在門板走廊處抽菸,他是最小的,人家都叫他(笨椒)笨叔,他一點都不笨,他是連小學都沒畢業就被指定和我四嬸婆指腹為婚了, 因為我從他身上學到一種生活態度,連他那麽笨的(四叔公)都能活到老,你說他笨嗎?我還是很尊敬他的。 我的四嬸婆是童養媳,跟我四叔公一起長大,我爺爺大他們十來歲, 我曾祖母生最小的女兒比我祖母生大女兒還小,差幾天,我四嬸婆小時候的玩伴就是他們兩個小的, 她看著她媽媽再生一個小妹給她當妹妹,又看著哥嫂生大女兒給她當姪女兒 ,一個是自己的妹妹,一個是我爺爺奶奶生的大女兒,都是她童年時的玩伴。 四嬸婆是從別人家抱來養的,我爺爺快過世的幾個月前她來到我們家,叫我爺爺老哥,我一時沒會意過來,她不是要叫我爺爺是大伯嗎?怎叫他老大哥呢?(不解其意) 還不時拿葡萄買很貴的那一種我平常不敢買的那一種,我家都沒吃那麽好的了,她怎對她大伯那麽好, 原來他(我爺爺)是她的大伯(我爺爺)小時候的大哥(我爺爺), 人生要死了的時候,回憶的都是小時候的場景,雖然不是我曾祖母親生的,我爺爺對兄弟姊妹們都是一視同仁的對待,不分是親生的,還是抱來的, 時代在變,以前那種濃厚的人情味,親情感情,我想我們家沒虧待她這位外來人,她的好朋友玩伴是她的小妹(我要叫她做姑婆)跟我大姑姑,何等的溫情, 最後是要嫁給了我四叔公當媳婦。 <提口煒>「提飯菜盒提籃子」 曾祖母選擇跟最小的兒子媳婦住在一起